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咨询 > 决策咨询
扈海鹂:中国消费时代的“阅读”与思考
发布日期:2010-03-16 作者:郭声东浏览次数:

中国消费时代的“阅读”与思考
  ——江苏省行政学院教授
  扈海鹂


  中国正在走向一个新的时代。中国在向工业化、市场化、城市化社会快速转型的同时,在经历全球化、信息化。后一个社会过程使前一个进程更加丰富。中国的社会转型促成了中国消费时代的提前到来了。我们需要“阅读”中国的消费时代,认识与反思由于中国消费时代的到来向我们提出的任务。
  —、“阅读”中国消费时代的特征
  中国正在走向新的消费时代。我们正在走向一个与西方国家相似又不同的消费时代。中国消费时代的突出特征是什么呢? 
  1、中国消费时代的到来首先表现为中国进入全球化背景下的城市时代。
  消费时代是一个新的城市时代。在当代,全球化影响下的消费生活方式,是全球城市文明、城市生活方式的体现。中国消费时代的来临,不是工业化、城市化已完成的结果,而是社会转型所伴随的全球化、信息化的结果。在全球消费生活方式的持续影响下,中国已成为一个“媒体社会”、“网民大国”、“电视机大国”、“手机大国”、“广告大国”,“汽车大国”及“世界工厂”,这些特征支撑了中国走向自已的“消费时代”进程;而且,由于越来越多的耐用消费品进入寻常百性家,中国总体上已经发生了社会经济结构的转型,即以生产为中心的社会经济结构转向以消费为中心的社会经济结构。
    进入新世纪以来,一种从未有过的都市“商业盛宴”正在中国大中城市纷纷上演。包括拥挤而相似的各种楼盘、商业大厦、购物广场;集休闲、购物、娱乐于一体的豪华休闲中心,它们不仅新型商业的一种符号,也催生了一种生活方式。中国大城市越来越成为一种具有强大商业力量的巨型都市。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从一个商品匮乏的社会,走向一个商品过剩、富足社会。
  2、广告、流行为代表的消费文化的影响越来越大。它们代表了不同于传统时代的软城市力量。
  消费文化是一种符号象征与价值。它是通过广告、电视、商业品牌、购物中心,互联网发展起的一种符号化的消费生活方式及价值选择。在当代中国,广告、流行为代表的消费文化的影响越来越大。
  正如鲍德里亚所说的“我们正由一个由生产控制的社会转移到强调消费的社会 ”。消费文化将经验和商品美学化、文化化了,它成为新的“软城市力量”。
  从中国大中城市到中小县城,当下中国的街市上、公共建筑上,包括过街通道、地铁、公交车上、飞机场,充满着各式各样的广告。数码技术可使城市广告变得“美仑美奂”。 2009年中国广告业仍以5.4%的速度增长,中国将会取代英国,正成为继美国、德国和日本之后,全球第四大广告市场。广告在日常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同时,也意味着认同消费符号具有新的意义与体验。
  这种生活方式的背后,是电子技术的力量。它催化了中国消费文化的繁荣。得益于全球化、信息化的技术平台,在中国,数字技术的领域已从工作转到了文化工业(音乐、电子游戏)和网上分散性的互动文化,它使选择“流行”进入一种自已的生活。越来越多的成年人、年轻人在网上游戏、阅读小说,下载歌曲;在博客中消费与生产文化产品,拥有过去时代所没有的经验与视野。
  越来越多国际时装品牌在中国在加工,中国城市公民可能更方便地在中国商店里享用世界品牌。原来巨大的中间市场正在逐渐分解,消费逐渐呈两极化。城际间的新生态公园、渡假村、高尔夫球场,中高级公寓房接踵而起,新奢华主义正在中国流行。而对于那些并不是很富裕的消费者,感受“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的趋势更加明显。
  中国在短短几十年走过了西方几百年的发展道路。由于后发优势、文化市场的拉动,使手机、电脑、电视的升级更快,“流行”更为强劲。2009年的国庆黄金周,顾客踊跃购买大屏幕平板液晶电视机,其尺寸之大直追美国。汽车业作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09年9月汽车销量比去年同期增加78%。同月,中国移动用户数已突破5亿大关,这些都凸显中国消费市场令人惧畏的巨大规模。
  电脑的普及使“在线生活”的普遍化,带来中国式的“流行话语”爆炸,这使得要谁想控制新的商品、影像和信息的流动变得非常困难。以至于出现象“一个馒头的血案”的恶搞,“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这样的超级娱乐效应。它们都可以看作“在线消费文化”的巨大影响。
     3、中国正在出现全球化背景下最巨大的青年现象,他们成为参与、标示中国式消费时代的“年龄阶级”。
     一般来说,“中产阶级”的发展是消费时代的主体。但只有在大众消费时代,青年群体,才可能表现出某种“年龄阶级”的力量。
      全球化与中国的社会转型,创造了中国“中产阶级消费群体”。他们是体制内的机关公务员、党政机关干部、企事业中高层管理者、有一定实力的私营企业主、跨国公司的经纪人及中高层管理者、大中院校教师,享有优越收入的垄断部门的职员;文体影视明星及相关管理者••••。他们的人数大概占职业构成的18至20%。在“中产阶级消费群体”形成中,食物、服装、汽车、住房和郊区住所已经转变为和等级、地位、品位和认同相联系的纽带。
  然而,中国进入消费时代的另一个自已的特色是中国正在出现全球化背景下最巨大的青年现象。他们成为参与、点缀中国式消费时代的“年龄阶级”。
  中国正在出现中国有大学教育以来的最大范围的大学扩招。30年前,中国只招了27万名大学生,2008年,中国却招了500多万大学生;中国有世界上最大范围的农村青年进入城市打工的人口流动浪潮,上亿青年参与城市化、非农化的职业转移、职业选择,每年新增的农村打工者就达数百万;中国有最大范围的由年轻人主导的流行、时尚群体;中国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青少年网民聚居地,青年人成为信息符号资源、网络亚文化分享者、创造者;还有中国有世界上最拥挤、“最激烈”的上百万人参与的青年公务员考试•••••。这些“青年现象”的事实,都参与、推动了中国式的消费时代的形成、发展。
      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创造了有史以来最大数量的大学青年,客观上提高了“小资”族的文化修养。当下参与超女、快女、快男,中华小姐、车模、时装模特的评选,绝大多数都是受过大学教育的青年。这些评选推动了时尚、流行的发展。中国十年高等教育的扩招,也创造了网民阶层的校园部落、论坛、非主流社区、网络购物。在校大学生、毕业后的大学生,成为中国特有的“中产阶级消费群”、“准中产阶级消费群”、“假想的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群落。他们是“时尚符号”“流行符号”的分享者与粉丝群。他们往往在消费上张扬个性和独特,宁可在生活上的某些方面省吃俭用,也要将一定收入花在自己认为值得的“新奢华品”、“新时尚品”、“仿真秀”上。他们使消费流行成为校园文化的一部分。
  中国有世界上独有独生子女现象,独生子女文化为中国式的消费文化推波助澜。现时的流行大军中的80后、90后,多为城市独生子女。他们从小深受家族的宠爱,成长过程中会有更强的个性消费需求。这在城市时尚热、购房热、汽车热中窥见一斑。
  全球化与社会转型“颠覆”乡村既有秩序。由于上亿的农村青年源源不断地进入城市打工或上学,接受时尚、流行成为新的社会化过程。城市新型商业美发、餐饮、美容业的发展,开发区的发展,使青年可能聚居互动于城市文化中。中国的流行消费市场不仅以中产阶级消费群为主体,而且有一个庞大的中下层收入的青年消费市场。他们可能在网上、大排档、地下商场、廉价服装城里购物,但他们依然是流行的参与者,他们也点缀这个中国式的消费时代。
  由于手机、网络的普及,年轻人参与“流行”生活并不那么“艰难”。由于他们的存在,明星轶事及社会流行,才更可能是文化的敏感触角。当代中国青年追求品味、流行及其前卫、个性的格调,使中国消费文化的发展充满活力与生机,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快乐被搅合在一起,并影响了这个时代各个阶层生活方式及其变化。
  4、社会文化多元性的趋向越来越强。
  与全球化、信息化相并行的中国消费时代的到来,伴随着一个巨大的“文化扩张”:新的消费文化渗入社会的各个方面,社会文化更显多元性的走向。
  肯德基、麦当劳、沃尔玛、欧尚、家乐福、宜家、星巴克、哈根达斯等带有跨国商业符号,进入中国的日常生活。对这些新购物中心、消费场所的喜爱、认同变成城市的跨文化风景。
  在市场化、商业化的快速推进下,城市各个层次的商店和卖场满足与区分了不同的消费群体。对“流行”“品位”的学习与选择,增加了人们对商品“符号”的主观体验与社会异质性。从考察代际意识、阶级意识的差异中,我们就可看到,中国消费文化的繁荣直接作用了个体人格发展与重塑,使价值选择越来越多样。还有很多“在城市走来走去的人”:他们是外地大学生、出差的专业人员、打工者、旅游者、跨国公司的白领等。社会文化多元性也表现为城市的流动人群越来越多。他们也在阅读城市,他们构成了城市中不断流动的差异性。
  革命时代那种“做革命人、读革命书”的同质性文化结构被彻底消解了。消费文化的繁荣使社会出现了多元化、大众化,更加的cross-culture;同时又是小众化、差异化、个人化。
  二、中国消费时代到来的挑战与社会关怀
  就像20世纪80年代,我们对市场时代的到来,没有充分的思想文化准备一样。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对消费时代的到来也没有充分的思想文化的准备。中国消费时代的到来,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挑战,它要求我们对此做出新的思考与“社会关怀”。
  1、新的城市风险下的生存关怀
  从更广泛的城市社会学角度看,“城市化中期”总是社会风险的高峰期。因为现代文明是一种城市文明。城市化的发展会加速公民“应享权利”的诉求。“城市风景暗涵着文化意义和权力关系的建构”。其提问就是“这是谁的城市?”“谁在享受消费时代的繁荣?”“谁建构了消费文化的意义?”所有对居住环境的符号解读,都可能转化为阶层的解读。
  中国式消费时代的最大风险,是如何避免不断扩大的城市社会分化。尽管城市“商业盛宴”目不暇接,流行变化刺激诱人,但中国城市又处在一个新的高风险时期,因为在一个城乡二元结构、城市二元结构的中国,它有一个看不见的下层群落。不仅城市下层贫民的存在,而且有农民、农民工的“身份”的存在。他们不能与城市居民享受同等的市民待遇。所以,中国的消费时代被幽默地称为,”一部分人生活像欧洲,一部分人生活象非洲”,“城市人的中国,农民的中国”,社会分化不断扩大。长此以往,这个社会就会很危险。如果中国式的“消费时代”只相对于对3——4亿城市人而言,相对于那占人口20%而言的中等收入阶层而言。那么,这就是一个不公平的消费时代。
  走向成熟的消费社会的基础,是利益格局的合理化。我们不能从满足中国GDP总量达到了世界第三。只有使农民、农民工、城市一般平民分享社会公共服务产品,提高他们公平参与社会生活、享受社会保障的能力,中国才能真正完成从以生产为中心向以消费为中心社会的转变。
  2、构建“帮助所有公民获得自身发展”的制度关怀
  随着中国式的消费时代到来,温饱需求已不再是人们主要的满足;而体面生活条件、自我发展的要求,正在发展为城乡公民、年轻一代主要的社会需求。吉登斯把这种需求叫做“生活方式政治”。中国正在出现类似于吉登斯说的这种“生活方式政治”的挑战。
  在中国工业化、城市化还没有完全实现的情况下,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一个开放的、民主的全球时空,社会个体,特别是年轻人对“满足体面生活条件与自我发展”的需求被大大的强化了。不仅受过大学教育的青年人拥有了一种“市民人文主义意识,而且中国网民已成一种“泛公民”的身份。
  然而,中国现在还没有在这方面拥有成熟的满足方式。城乡二元结构,城市内二元结构,城市房价疯张的压力,就业的压力,都加大了当代青年生存与发展的压力。90后对“白毛女想嫁黄世仁”讨论,代表了一种焦虑的、浮躁的社会心理;数百万大学生竞争为数极少的公务员岗位,反映了对体制内优厚资源的向往,及惧怕被边缘化的压力。这本身是社会资源分配不平等的另一种折射。就业、教育、住房、医疗与养老保障,在中国已成为新民生问题。17大报告承诺,要实现基本公共服务产品的均等化,实现人均GDP翻两番,正是为了满足社会各个利益群体的“体面生活条件与自我发展的要求”。所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产品的均等化,事关公民“自我发展”的生活政治。
  当代英国文化学者诺本说,“在个人经历之外,没有真正的现实。”.他强调探索个人体验,关注个人体验。他的这种角度,体现了一种世界范围出现的趋势,即在后现代、后结构理论背景下的对个人、边缘者、弱势者的生存、话语的关怀。当代中国特别需要“关怀”的视野与平台:即通过制度化的社会关怀,给予公民、青年人的发展创造社会条件。没有新民生问题的基本解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将是空话。
  3、整合价值观的文化关怀
  全球化过程带来了“文化相对主义”的价值观。一方面是文化的多元化的快乐;另一面又出现了“文化的碎片化”。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再去认真了。消费时代下的文化危机在于,消费文化使文化变成了娱乐、变成了商品符号的价值。文化与社会的边界变得越来越模糊,价值取向常常被物质化、娱乐化了。有一句话叫做“分裂了,我们就去购物。”适应流行时尚的被迫行为变成了上瘾行为。英国学者迈瑟斯通认为,后现代背景下的消费文化产生的一个作用是“消解文化”,文化原来的整体性不存在了。
  中国消费时代发展有着某种被动性。我们完全是被全球化进程“拖“进来的,我们还缺少“关怀”角度自觉的批判意识与人文反思。中国当下文化产业快速发展中,看上去的“文化亢进”,难掩文化空洞,文化无序。而山寨文化比比皆是,小沈阳现象的“过份火爆”,社会风气的腐败,包括学术腐败,恰恰反映了文化生态低俗化。
  中国从革命时代转向了市场经济时代,又进入了消费时代,这既是社会转型,也是某种文化转型。因此,消费时代的文化价值关怀就特别重要。这一方面是抵制消费主义意识形态的过分膨胀,另一方面是中国需要在全球化背景下民族文化精神建构。因此,消费时代的到来,提出了本土文化价值观的再建构、再整合的任务,这是文化建设的新课题,是教育的新课题。
  4、对自然家园的生态关怀。
  经典学者在对消费主义意识形态进行批判时,强调了21世纪人类的环境意识。包括纠正18世纪以来的工业理性思路:把现代性看成对自然资源的无限度征服;纠正当代人类无休止的消费欲望:奢侈性文化成为高贵的象征,浪费成为习惯。
  在前不久召开的G20峰会上,我们已经看到了生态伦理,是21世纪最重要的伦理。中国政府已经在今年的G20峰会上作出了最重要的环境承诺。中国是一个有13亿人口的大国,中国在面对消费时代来临时,将面临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曾相似的资源的消耗与污染问题。江苏一些城市的自来水被污染;陕西某地出现的当地居民血铅中毒;一些富裕地区癌症村的出现等,都是深刻的教训。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家园就在近十多年中呈现了“灰朦胧的天、灰朦胧的水”,我们已经为环境付出了沉重代价。消费时代的社会关怀,就是要关怀生态文明。使我们以一个地球人、中国人的视角,关怀我们的自然家园,关怀十三亿中国人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与生态文明。
  总之,对中国消费时代的“阅读”与反思才刚刚开始,我们正面对“社会关怀,制度设计、理论建构”的新实践与挑战。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是对当代世界民主潮流与规则的一种回应,是一场中国化的人文认同与实践。发达国家的学者已经对“城市文化—消费文化”做了非常深入的理论探讨。我们要吸收他们的理论智慧与批判意识。反思、研究与建构中国消费时代及消费文化发展的理论与实践!
  本文原载2009年11月24日《学习时报》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