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生教育 > 在职研究生 > 学员管理
文章正文
“不能占公家便宜”
发布日期:2018/11/07 点击数: 来源:研究生处 作者:在职生1702党创班 肖山 【选择字号:

  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
  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题记。

  

    50多年前,在河南省兰考县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那时,兰考县里有一个戏院,戏院有一处侧门,是专门给县里领导留着走的,外人一般不知道,如果从侧门入场,看戏就可以不买票。有一回,一个小男孩兜里没带钱,就向工作人员报了他爸爸的名字,从侧门进入戏院看戏,没有买票。男孩的爸爸知道后很生气,训斥了孩子,教育他做事“不能占公家的便宜”,更不能把自己看成“特殊阶层”。随后,他带着儿子去戏院补了票,自己还在县委常委会上作检查,并制订了领导干部“十不准”原则,提出干部和家属都不能搞特殊化——这个男孩子叫焦国庆,男孩的爸爸叫焦裕禄,时任河南省兰考县委书记。
  40多年前,江苏徐州有一位老党员,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诽谤和迫害。老党员性格很倔强,被批斗了很多很多次,就是不肯向所谓的“红势力”低头—他扪心自问,在村会计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了大半辈子,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党和国家的事情,没有占过公家一分钱的便宜。后来,老党员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精神折磨,在家中服农药自尽了。弥留之际,老党员对子女们说:“以后要是做了公家的人,记住,不能占公家便宜。”——这个老党员叫肖作运,是我从未见过面的爷爷。
  30多年前,一个叫虞庆球的年轻人从湖南九嶷职业技术学院毕业,他的爸爸虞大丰到北京找到自己的亲叔叔--一名国家高级干部,想请他打声招呼给儿子谋个铁饭碗。这本来是非常容易办到的一件事,可这名高级干部默不作声,让虞庆球当场写一篇关于长城的文章。等虞庆球写完,他看了看说:“我帮不了你,我们家的人绝不能占公家一分一毫便宜,要靠自己的本事吃饭。”虞庆球知道自己的水平没有得到叔爷爷的认可。从北京回家后,牢记叔爷爷的教诲,业余时间加强学习,应聘到广东一所学校当教师。两年后,参加广东省的公务员考试,成为韶关市曲江区马坝镇的公务员。--他的叔爷爷叫江华,原名虞上聪,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20多年前,西藏阿里地区举行了一场追悼会。葬礼上悬挂着一副藏族人民书写的挽联:一尘不染,两袖清风,视名利安危淡似狮泉河水;两离桑梓,独恋雪域,置民族团结重如冈底斯山。死者是一名干部,老家山东聊城,在公务考察返回途中不幸遭遇车祸殉职。人们在料理死者的后事时,发现死者的两件遗物—一是他仅有的8元6角钱;二是他去世前4天写的关于发展阿里经济的12条建议。当时,这名干部的妻子在老家上赡养年迈老母、下养育三个孩子,精神和物质上都不堪重负,而他,却把有限的工资用到更困难的藏族同胞身上—他的清贫和节俭让人难以置信,甚至连一块香皂也舍不得买。后来,他的小女儿孔玲接受中央电视台《流金岁月》栏目采访时说,爸爸活着的时候,常常说对不起奶奶、对不起妈妈、对不起我们,但是他最对不起的就是他自己啊,他总是说不能占公家的便宜,可他对自己也太苛刻了—这是十五年后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对父亲深刻的理解,也是对他无私忘我、舍己为人精神最好的说明。——这名干部叫孔繁森,当时的阿里地委书记、阿里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
  10多年前,我在苏州科技学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的父亲把爷爷的话说给我听。告诉我做人要懂得知足、懂得感恩,将来有一天走上了工作岗位,一定要记住吃亏是福,宁愿自己受点委屈吃点亏,也要堂堂正正,绝不去占公家的便宜。
  如今,我也成了一名政府公务员,也成了一个爷爷口中的“公家人”。位虽卑,未敢忘忧国。我将秉承诸位人民公仆的光荣理念,在平凡的岗位上,克己奉公,踏实工作,不占公家便宜,不辱祖辈家风。也真诚的希望“不能占公家便宜”这么一句简单、朴实、直白的话,能够成为越来越多党员干部的座右铭。

 

 

(责任编辑:顾明进)
网页纠错】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