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离退休工作 > 夕阳风采
党校学人之李炳炎: 功夫不负有心人
发布日期:2020-05-15 来源:老干部处浏览次数:

编者按:我校离退休人员中有一批从事教学科研的专家学者,他们不仅在职时围绕主业主课踏踏实实做学问、兢兢业业搞教学,退下来后依旧把科研作为他们的生活方式,继续为党校的发展尽一己之力。这样的党校学人,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我从1981年起从事经济理论研究,迄今没有间断过,已经出版著作33部,其中专著20部,发表论文500余篇,并多次获奖。阅读、研究、写作是我生活的全部。经年累月的理论研究让我的生活充满了激情和希望,也充满了艰难和困苦,更享受到成功的喜悦和乐趣。感想颇多,现择其要者陈述如下:

一是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

这就是说,既然要做学问,就要静下心来,耐得住寂寞。现今处于市场经济社会,各种诱惑很多。遇到诱惑时,你必须要懂得拒绝。真正做学问,起码要下十年功夫。文章不是随便可以写的,出笔立言,白纸黑字,永远抹不去。文章没有半句空,是指每一句都有内容,没有空话。这样,你的文章放到任何时候都有价值,不会成为废纸。

二是一个课题一辈子,推陈出新不间断。

做学问要专注,精心选择课题。一旦选定了某个课题,就要做长期研究的准备,遇到困难要千方百计加以克服,不能轻易放弃。就我的情况而言,1981年选了“分享经济”这个课题,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一直没有中断研究。通过连续开发,愈发深入。期间围绕这个课题,我连续发表了100多篇论文,出版专著多部,不断取得佳绩。

三是宁可不要学位,也要追求真理。

记得当年我完成的硕士学位论文,题目是“社会主义成本范畴新探”,因为论文大胆突破了传统的成本范畴,提出并论证了社会主义新成本范畴,所以学位委员会没有予以通过。而我没有放弃,顶着巨大的压力,继续寻找搜集相关资料来佐证我的观点。两年后,学位委员会终于通过了我的论文并决定按原来时间授予我经济学硕士学位。遇到困难,我没有为了学位而放弃对真理的追求!学位并不能代表真正的学术水平,真实的学术水平体现在论文、著作中。为学位而做学问,是颠倒了两者的关系,就是舍本而逐末。

四是酒放得越久,就越香。

在科学研究中,你提出的某个观点或某个理论,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定论的,必须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种理论是否被承认,往往需要考验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时间愈长,其真实性就更大。对于这一点,我深有体会。2016年,马化腾在其著作《分享经济:供给侧改革的新经济方案》的引言中指出,分享经济的研究渊源可追溯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李炳炎教授在“社会主义成本范畴初探”(1981)和“劳动报酬不构成产品成本的内容”(1982)两篇文章中,在国内外首次提出了社会主义分享经济理论的核心观点。当我看到这些内容,心中感到无比激动和欣慰。我的文章已经发表35年了,纸张都变黄了,竟然还有人在研究、评论。这说明科研成果要做好经受长时期考验的思想准备,要杜绝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确实是,好酒不怕巷子深,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五是咬定真理不动摇,刨根问底觅精髓。

这是指搞科研要有深入钻研的精神,要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搞科研来不得半点马虎,要实事求是,深入探索。当你发现某个观点是关键,必须紧紧跟踪收集论据、资料。要抓住思考中出现的思想火花,这种思想火花是稍纵即逝的,但它可能孕育着真理。常听说某某老师,半夜想起一点新鲜见解,连忙起身开灯,写在纸上,以免遗忘。有时候真的只有在那一刹那,出现的新想法解决了某个难题。这也是说,搞科研要有一股韧劲,要钻到底。只有经过深入调研,深入思考,才能发现问题的精髓。卓炯先生给我讲《资本论》,讲马克思的社会分工理论,我除了做笔记,还独自钻研原著。当我发现马克思关于“社会分工制度”的提法后十分高兴,认为市场经济就是一种“社会分工制度”。卓炯老师听到后对我大加赞赏。我体会到,只有下真功夫才能取到真经。

六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我的两位导师都是学界泰斗,学富五车,德高望重,自成一派。多年的科研经历让我深深体会到,只有认真继承和发扬导师的人品和学识,才能有所成就,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硕士导师卓炯老师是市场经济社会分工派的代表,博士导师张卓元老师是中国稳健改革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作为他们的学生,我理应继承和发扬他们的学说,把这两个学派加以综合,再加以发展。我深知这是导师的愿望,也是我的追求。但这是非常艰巨而重大的任务,我只有义无反顾地朝着这个目标奋进。

卓炯老师教我读懂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学会了与马克思对话。开始读《资本论》,读不懂,看不进。后来读《资本论》,好像在与马克思对话,读懂了他的著作,我浑身充满暖流。当我写完专著《需要价值理论》时,我对自己说:马克思如果活到今天,他也会这样写中国经济问题。张卓元老师教会我做课题研究。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申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屡次失败。我请张老师指点,他给我出了两个题目,让我二选一。我选了“中国乡镇企业价格行为研究”,并获准立项。为什么这次就成功了呢?后来我才明白,研究乡镇企业的很多,研究价格行为的也很多,但研究乡镇企业价格行为的极少,这个选题正好处于交汇点上。这就是诀窍所在。后来我屡报屡中,共完成了6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导师领进门,修行在自身。向导师学什么?不仅仅是学知识,光学知识会变成留声机、蓄水池,主要是要学方法,学活的灵魂。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必定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总之,搞科研要舍得下功夫,功夫不负有心人!


(责任编辑:李小红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